厦门集美大学百科

广告

你认识极地之子袁绍宏吗?

2011-12-17 20:30:04 本文行家:李小米dove

中国极地研究所副所长兼“雪龙”船船长袁绍宏是当今中国许多年轻人崇拜的偶像,也是集美大学最杰出的校友之一。他拥有高级船长、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全国百千万人才入选者、全国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当选党的十六大代表等一系列荣誉,他的事迹随着中央电视台、上海东方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媒体的大量报道和人们对南极、北极科学考察的高度关注而广为人知。

袁绍宏
  中国极地研究所副所长兼“雪龙”船船长袁绍宏是当今中国许多年轻人崇拜的偶像,也是集美大学最杰出的校友之一。他拥有高级船长、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全国百千万人才入选者、全国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当选党的十六大代表等一系列荣誉,他的事迹随着中央电视台、上海东方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媒体的大量报道和人们对南极、北极科学考察的高度关注而广为人知。
 
 
 
 

“我事业的起点在集美”

  提起集美,袁绍宏总是充满自豪和感激。1998年10月6日,“雪龙”号首航厦门,受到厦门市政府、各界人士和母校师生的热烈欢迎。袁绍宏应邀回到阔别12年的母校,回忆起在集美度过的难忘岁月。他在给师生做报告时深情地说:“能够有机会在这里向老师、同学们作汇报,我感到万分荣幸,我深知我今天取得的这一点点成绩,都是母校老师们辛勤培养的结果,如果没有母校老师们辛勤的培养,就没有我的今天。母校交给了我一把开启知识大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就是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吃苦耐劳、孜孜不倦的求知精神。我永远铭记校主陈嘉庚先生制定的‘诚毅’校训,永远铭记母校老师‘每一条船都是流动的国土,要爱这片国土,也要保护这片国土’的谆谆教诲,决心以优异的成绩报答母校的培育之恩,为极地考察事业做出贡献。我是从集美走向海洋的,我事业的起点在集美。”
     1965年3月,袁绍宏出生在江苏省姜堰市。1983年9月,18岁的袁绍宏考入集美航海,学习海洋船舶驾驶专业。在学习中他逐渐认识到,强国必先强海。毕业后他选择了国家海洋局东海分局,加入了科学考察的行列,开始驾驶海洋科学考察船,驰骋于各大洋和南极、北极。

与“雪龙”号结下不解之缘

  1992年,我国从俄罗斯引进了一条装备比较先进的2万吨级极区补给破冰船,改造为中国极地科学考察船,命名为“雪龙”号,并被誉为“科学之舟”。
  1993年“雪龙”船首航南极,为保证在南极复杂、恶劣的环境和诸多难题下首航成功,国家海洋局在全系统物色优秀船员组建“雪龙”号班子。袁绍宏被选中担当“雪龙”号首任大副的重任,从此与“雪龙”号、与极地考察结下不解之缘。
  上“雪龙”号后,袁绍宏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他凭借多年的航海经验,结合“雪龙”船的特点,设计出“雪龙”船稳性电脑计算程序,解决了“雪龙”船稳性计算时手工操作效率低、精度差的问题,保证了在各种海况下及时提供船舶稳性参数,提高了船舶安全性。
  1994年7月,经考试取得船长适任证书后,袁绍宏任“雪龙”号见习船长,参加中国第11次南极考察; 1996年6月,任“雪龙”号第二船长,参加中国第13次南极考察; 1997年7月起,他担任“雪龙”号船长,参加中国第14、15、16、18、19次南极考察;  1999年7月,他驾驶“雪龙”号参加中国第一次北极考察。先后11次穿越南大洋暴风区,在南北极冰区作业航行1万多海里,大洋安全航行达10多万海里,创造了我国科学考察船极地冰区航行的奇迹。他带领“雪龙”号开创了一年安全航行南、北两极三个航次的先例;开辟了上海至北冰洋航线;创下了我国科考船在北极最高纬度的航行纪录。1997年,他找到了取名为“馒头山”的锚地,结束了中国在南极中山站10年没有自己锚地的历史,为我国极地科学考察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把你交给袁船长,我放心!”

  曾经有一位家属对考察队员说:“把你交给袁船长,我放心!” “雪龙号”每次扬帆远航,都要出黄海,入东海,跨越赤道线,驶入印度洋、太平洋,穿越风大浪高的西风带,进入极区,迢迢万里航程中,狂风、恶浪、浮冰、海盗、疾病等各种危险无时无处不在。
  1999年2月22日凌晨,“雪龙”号正从南极向祖国航行,经过印度洋的西风带时,遇上了47米/秒的特强台风,咆哮的涌浪有12米高。海浪尖利地嘶叫着,成排向“雪龙”号扑过来。“雪龙”号瞬间成了一片树叶,被推上波峰又掀进浪谷。“雪龙”号实行船长负责制,年轻的袁绍宏必须承担起航行的全部责任。船舶价值连城,船上有中国当今顶尖的极地科学家,而船舷外风狂浪高危机四伏,航船的速度、方向、倾斜度、转向的时机等等,都关系到船及船上人员的安危,稍有疏忽后果就难以预料。这一切,都压在袁绍宏的肩头。袁绍宏果断地关掉自动驾驶系统,把船头垂直地正对着涌浪,以这种令人惊叹的方式驯服了惊涛骇浪,战胜了西风带,把“雪龙”号安全开出。当“雪龙”号最后终于冲出大浪的重围时,他已累得根本走不动路了,不得不由两名船员搀扶着走下驾驶台。
  2002年12月14日,“雪龙”号从利特尔顿港起航不久,又遭遇超强气旋,风力达到11级,尖叫的狂风响彻太平洋上空,巨浪打到了7层楼高的驾驶台。“雪龙”船剧烈地抖动着,发出可怕的声音。涌浪从三面夹击着“雪龙”船,躲过了东南方向的一个,躲不过西北方向和西南方向的。上百吨的海水灌到甲板上,航行灯被打掉了,配电箱被打坏了,电缆架被打烂了,前舱进水了,船艉翘起,螺旋桨瞬间空转,船体倾斜达到20度……。面对一个个险情,袁绍宏镇定地发出一个又一个指令,组织船员与风浪展开着殊死的搏斗!经过长达16小时的较量,“雪龙”船终于逃离气旋,闯出“魔鬼西风带”。
  类似的历险,袁绍宏不知遭遇过多少次,每次过后他总不愿多提及。“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他淡淡地说:“危急关头,我决不能倒下,因为这时全体船员都看着船长一个人,而一旦船遇险,没有人能救你,也无法援救,一切只能依靠自己的毅力和智慧。”坐过“雪龙号”的人都说他胆大,他的胆量是在风浪中练就的。
  曾有记者问袁绍宏怕不怕?他回答说:“当一个人满怀对祖国的热爱,充满了神圣的使命感的时候,他是不会惧怕任何困难的。”

“一切为了科考,一切服务科考”

  袁绍宏明白,中国的极地事业已从过去的以考察为主,一举跃上了以科学研究为重点的时代。作为一个现代化大型考察船的船长,他不但提出了“一切为了科考,一切服务科考”的治船方略,而且从掌握科学考察的内涵上把“一切为了科考”做主动、做到位。他主动了解、关注极地前沿科学和科学家的科考项目、课题特点、实施条件、配合要求等等,把服务科考工作做上门去,深得中外科学家的好评。1999年我国首次北极考察期间,他建立了“雪龙之家”网站,自任站长,每天两次向全船科学家发布信息,仅北极考察航次,就有近万人次访问他的网站。
  对随船考察的科学家,他怀有深深的感情。他说:“来我们‘雪龙’船参加南北极考察的科学家应该说都是我们国内一流的科学家,我们不光要为他们保证安全的航渡,同时也要为他们的科考工作提供良好的保障,为他们在海洋领域,在极地科考领域跨入世界先进行列提供有力的保障。我总想把船开得更好一些,让科学家们一路感觉舒服一些,少吃一些苦头,让他们把更多的体力和精力用于极地考察。”
  男儿有泪不轻弹,再大的风浪和历险都不能使这位勇敢的船长畏惧,但为了营救一位考察队员的生命,他却落泪了。第16次南极考察中,由于操劳过度,中国极地研究所党委副书记、副所长盛六华在南极卸货时累得大吐血,生命危在旦夕,“雪龙”号必须立即把他送到最近的智利彭塔港治疗。但此时,船已被浮冰层层包围,船头根本无法调转航向。袁绍宏急了,船员们发现,平时面对天大的险情也镇静自若的船长,此时眼圈都红了,他声嘶力竭地大声叫喊着口令,指挥“雪龙”号一米又一米地撞击着浮冰,整整撞击12个小时,才闯出一条路。
  在船员的眼中,袁绍宏是一个技术过硬的好船长;在科研专家看来,袁绍宏是一位很内行的合作伙伴。中国极地研究所研究员、 冰川学家李院生介绍说:“一次,一位美国科学家坐‘雪龙’号做实验,熟悉情况的袁绍宏建议他修改实验位置,以便获得更准确的实验数据,开始美国科学家并不相信这位中国船长,后来到了现场才发现袁绍宏的建议是正确的。这个美国科学家很感动,说是他在执行南极考察、大洋考察中坐过很多条船,没有一个船长能做到这么一点:和科学家有这么好的配合。”许多科考专家说, 我国南、北极内陆冰盖考察等多项科考项目的成功也都和袁绍宏的全力支持密不可分。

中国航海史上的一次质的飞跃

  北京时间1999年8月5日9点20分,“雪龙”号抵达北极,实现了中国人的北极梦!
  作为政府派出的科学考察队考察北极,中国历史上这是第一次。而对于袁绍宏来讲,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北极。1998年7月,我国政府派出了以国家海洋局副局长陈炳鑫为团长,陈立奇、袁绍宏等4人组成的代表团搭乘俄罗斯的科考船赴北极考察,揭开了中国政府关注、参与北极事务的新纪元,对北极进行科学考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1999年,国务院批准组建国家科学考察队。1999年7月1日上午10点,浦东外高桥码头,“雪龙”号在锣鼓、鲜花和亲人们的挥手中,缓缓启航。漫漫北极之旅,终于成行。9月9日,“雪龙”号返回祖国怀抱,历时71个日日夜夜,航程26260公里,航时1237.42小时。中国第一次北极科学考察取得圆满成功,然而,你可知道,他们远征北极,走过了多少险阻,走过了多少曲折……
  “雪龙”号首航北极成功,进入北纬70°以北海域,这是中国航海史上的一次质的飞跃,也是我国船舶北上航线的一次历史性延伸。

“雪龙号”推行“垃圾外交”

  1998年里,第15次南极考察中国科考队完成了很多项第一,比如:内陆冰川考察队第一次攀上被世界称为人类不可能到达的南极最高点;考察队第一次完成所有大洋考察项目;中国科学调查船第一次实现冰上卸货;“雪龙”号寻找到中国在南极的第一个锚地等等。在众多个第一中,有一项意义不凡,那就是中国调查船第一次帮助外国极地科考站将垃圾运离南极。
  南极洲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没有国家国界的大陆,在这里,各国考察队员比邻而居,一举一动都代表了国家的利益。袁绍宏说,在南极,各国的环保意识极强,大家有一个无形的约束,那就是各国的所有生活垃圾、建筑垃圾都必须带回本国处理,以确保南极的环境不受污染。曾经在各国的营地附近发生过有胡乱抛弃垃圾的现象,澳大利亚等国的科考人员就怀疑那是中国队员的作为。为了维护国家形象,“雪龙”号在第14次南极之行的同时就将中国“长城站”的所有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带回本国处理,第15次南极考察,“雪龙”号更是不仅将积累在“中山站”的几百吨垃圾带回,还协助澳大利亚,把他们的50吨垃圾同船运走。此举一下子扭转了澳大利亚朋友对中国人环保意识的成见,当“雪龙”号满载垃圾到达澳大利亚时,还受到了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这次“垃圾外交”由此成为中国环保史上可圈可点的一段历史。

“成绩都属于过去了,一切从零开始”

  从1998年底到2000年初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袁绍宏船长和他的船员们“南极—北极—南极”地跑了三趟,可以肯定,在这一年,雪龙船是世界上航程最长的考察船,这样的航程中,船长的辛苦不言而喻!
结束了16次的考察,我国决定检修“雪龙”号,这个长167米、宽23米的庞然大物太辛苦了,检修后的雪龙船准备参加中国第18次南极考察,所以,中国第17次南极考察队没有搭乘雪龙船,而是乘坐飞机和搭乘澳大利亚的考察船考察南极的。
  在检修和休整的时间里,船停在船坞里,而袁绍宏却比以前更忙了:从2000年4月开始,他参加了船长知识更新培训,更换远洋船长使用的所有证件;这期间,受国家海洋局推荐,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这是中国职工的最高荣誉;国家海洋局把他树立为全国海洋局系统的典型,号召全海洋局系统的同志向他学习;被上海市评为“上海浦东十大杰出青年”和“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5月初,袁绍宏到北京参加“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受到了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中央电视台还把他作为全国先进模范的典型作了重点宣传。 2001年4月,他被任命为中国极地研究所副所长兼雪龙船船长,2001年7月,他又被批准为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1年9月,他又凭着在远洋航海方面骄人的成绩,被全国航海专业职称评定委员会评为“高级船长”,这是航海业的最高职称,此时,袁绍宏只有36岁!
  鲜花和掌声接踵而来,他多次被各级领导接见,又被很多单位请去做报告,介绍自己的成功经验,很多同行来向他取经。虽然头上“光环”多了,袁绍宏却依然很冷静。他说:“成绩都属于过去了,一切从零开始,这就像我们去南极一样,每次都是新的开始!我这个人是喜欢干事情的。”   长期的极地考察生活中,他看惯了惊涛骇浪狂风暴雨坚冰冷雪,练就了从容、平淡的心态,他没有陶醉在荣誉中,而是把荣誉给了中国的南北极考察队员,给了自己的船员,他说自己是代表这些从事艰苦的极地考察工作的同志领奖的,成绩是大家的!

“当选十六大代表,我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袁绍宏是一位拼命三郎,在工作面前、在困难面前总是冲锋陷阵在前,表现出一位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以自己默默无闻的行动为党旗增辉。2002年8月,他被国土资源部选为党的十六大代表。2002年10月9日,中央电视台《十六大代表风采》栏目播出了袁绍宏的专访,称他为“极地之子”。
  “极地科学考察是一项体现国家综合国力的系统工程,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一个国家在政治、外交、经济、社会发展和科学研究等诸方面协调发展的整体水平和综合国力。”袁绍宏说,在远离祖国的南极,与各国科学家一起进行科学考察,对这句话体会太深了。在十六大分组讨论会上袁绍宏说:“我国已经进行了18次大规模南极科考和首次挺进北极的科学考察,为维护我国的极地权益、为人类和平利用南极和人类科学进步事业作出了贡献。作为千千万万海洋工作者队伍中的普通一兵,我深感责任重大。极地科考工作环境恶劣,条件艰苦,但我们的海洋工作者心里装着党和政府的关怀,肩负着祖国和人民的重托,为了中华民族的强盛,为了中国极地事业的振兴,我当奉献一切。”
  十六大闭幕后,袁绍宏又于11月20日再次驾驶“雪龙”船奔赴南极,执行我国第19次南极考察任务。他表示要把十六大精神传达给每位船员和科考队员,带领大家继续发扬极地精神,以安全、圆满完成19航次任务的实际行动来贯彻落实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

“一定要让母校的校旗在北极飘扬”

  

图片 1南极石

袁绍宏常年在地球的两极间奔走,但无论他走到哪里,他都没有忘记培养他的母校,关注着母校的发展。
  1998年10月,他和徐宁校友一起,不远万里给学校带来了一块50多斤重的“南极石”,还向母校赠送了一批珍贵的纪念品,包括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南极地衣,一批南极科普书和幻灯片,有关南极的条约和外国友人送给他南极考察站站徽等。
  1999年7月,他驾驶“雪龙”船赴北极考察,怀里揣着母校领导捎来的一面母校校旗。当“雪龙”船顺利到达北极圈时,袁绍宏庄重地将签有我国极地科学考察队五位首席科学家和他本人名字的集美大学校旗升起在北极,鲜艳的校旗在茫茫的雪地上显得分外妖娆。寂静的北极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随行的全国二十多家新闻机构的记者争相用手中的摄影机、照相机记录下这珍贵的一幕。1999年10月,集美大学举行隆重仪式,李连亭教授受袁绍宏的委托,把这面具有特殊意义的校旗郑重地交给辜建德校长。
  第16次南极考察时,集美大学申请了一项省自然基金课题——《冰区航线的选择和船舶操纵研究》,袁绍宏作为课题组的副组长参与研究。据当时作为科考队员随船做研究的邵哲平博士说:“袁绍宏真的很能干,在船员和考察队员中皆有口碑。为课题研究也做出了重要贡献,为我们提供了不少帮助。”
  2003年3月20日,“雪龙”号在圆满、出色完成我国第19次南极考察队各项科考任务后,载誉回归上海。对于袁绍宏来说,“归航”只是下一次“启航”的开始。在事业的航程中,他没有停泊,他不断追求,永远不断向新的高度进取。
分享:
标签: 集美大学 袁绍宏 极地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